影评:《心灵奇旅》不妨温柔一点

2021-06-09 13:34 心灵奇旅
分享

黄叶,伴随阳光,安然徜下。

那一刻,情深的不只是“他”,还有我。

这幕,何曾相似。某个深秋,十九岁的我被困顿在爱而不得日子,习惯了低头与匆忙,习惯了那些被恐惧与焦虑交织的日常。一片银杏叶,打在我的肩头,我停住脚步:原来秋天落了。

惭愧的是我,总被不知名的未来和话语,束缚了感受和脚步。

那个深秋过去了,我曾一度肯定雨季不再来。

这些年,我仿佛收获到不少称赞,离“优秀成为一种习惯”越来越近。而我总是一边在称赞前尽量保持克制,自谦,“还得努力”。又在无人时自诩自己的“丰功伟绩”,骄傲地认为未来触手可及。果然,我是个挺能“装”的人。

可是,总有个问题一直出现在每个不经意的时刻:你想要的生活到底是什么呢?

有人告诉我,你能有什么迷茫,你要什么,有什么;

有人告诉我,将来一定要去北上广;

有人告诉我,你会超越很多人

……

我不知这些话是真是假,我更不敢揣测其中的善意与实意。但我可以肯定的是,这些漂亮的话语,总让我一次次忘记自己。

如今,我大概变得在别人眼里“优秀”了吧,但我却从来没问过自己:“一切是你想要的吗?”或许年轻就是这样,我们总把外界可衡量的指标,视为自己“行”与“不行”的标准,所以我们总是无时无刻以牺牲自己的感受力为代价,拼命地把未来与成功攥在手上。是谁说的,要扼住命运的咽喉。

可直到最后我们看不见叶落时分的静谧,看不见日初之际的美好,看不见闪耀着的碧波,看不见阳光淅淅沥沥地透过树丛,看不见周遭那些有趣的灵魂。生命只剩下外界的称赞与奖章,而这些外界的光亮却无时无刻不再告诉你:你的周围是多暗淡。

结束了那段名为“青春期”的时光后,我不得不承认,曾经对于写作的激情和渴望已远去,我的写作频率越来越低,表达渐趋节制和冷静。

小孩子才用形容词,大人都用名词。

我真的很怕有一天,我写不出东西来,甚至不想写了。如果这一天真的来了,那我真的如影片所言,被生活压垮了。

这些年,伴随着某些方面的进步,我愈加担心会丧失曾经一度为之疯狂而热爱的东西,所以我一直在为坚持寻求借口,写日记、做公众号、发朋友圈,等等。

某天,我为公众号停更良久而懊恼,朋友悄悄地提醒我:“是否生活太过反复?”那时,我第一次反应过来反复的不是我的生活,而是我对于“优秀”庞大而畸形的追求。这种追求,让我每天都在追逐,不敢有一点懈怠。

“你不谈恋爱,我还不知道吗?你别以为你平常有多厉害,但谈恋爱真和你优秀与否无关,而是教会你在恋爱里面如何做一个真正的男人。”

他对我说这话时,让平日里巧舌如簧的我哑口无言,呆滞好一会儿。最终,我还是没有接住这句话,因为这句话太“刻薄”了,刻薄到我不得以默认为最好的回应。

这些年,我很难为别人问我:“为什么不谈恋爱?”因为这个问题让我无以言对。我很想问一个反问回击,但却怕让别人陷入难堪。

不否认,我是相信爱情的,然而,我却很难与人同行,一方面怕自己跟不上别人,另一方面也怕别人跟不上自己。其实,这方面我挺糟糕的。

有时,酒精有时是个好东西。现实生活太沉重了,我们要面对指责,面对虚情,面对失去,面对权力,所以有时我们不得不“装”一下,甚至长期的“装”一下,可在这之余,我们都需要找一个可以慰藉心灵的地方,酒无疑是个不错的选择。

在这里讲真话不用忌讳,纵容的笑与放肆的哭很随性,恣意地手舞足蹈没人拦,每个人都是英雄,每个人都活在了自己的世界中,在这里我可以从容地说,“其实我是个挺糟糕的人”。

也难怪有人说,没有醉人的酒,只有求醉的人。

网络上有人在看完《心灵奇旅》后写下,“谢谢你,提醒了我是一个怎样的人”。

我想说,谢谢你,帮助我完成一次温馨而浪漫的回忆。

我好久都不曾停下来,回忆过往昔,我亦好久没有停下脚步,听听这个季节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