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重生:《娇娇女被皇叔宠翻了》摄政王好男色?娶她只为解毒?

2022-06-11 19:37 娇娇女被皇叔宠翻了 陈赫 我在古代当包租婆
分享

亲爱的读者们,大家好呀,小编今天又来啦~今天给大家推荐的书绝对值得书迷朋友们的驻足停留,分分钟让大家看上瘾不想睡觉。看得好的话记得收藏加关注哦,以后再也不怕陷入没书看得恐惧了!今天小编给大家推荐:穿越重生:《娇娇女被皇叔宠翻了》摄政王好男色?娶她只为解毒?

第一本:《我在古代当包租婆》作者:北冥有鱼

简介:城南一座偌大宅院的庭院中。一个纤瘦的身影乱极其不讲究地蹲坐在正屋跟前的台阶上,手里拿着半根胡瓜,呱唧呱唧啃着,神情恍惚,圆圆的好似猫一样的眼睛看向不知名的远方,看起来格外得飘。

入坑指南:


随后,元玉一行人就离开了。

当然,今日被元玉的外表糊弄住的金家人,在不久的将来元玉在京城彻底混开之后,了解到她真正的性情还有力气,再回想起今日愚蠢的自己时,都默然无语了。

那时,金子远还大声逼逼:“我就说是她摔我的吧,你们当时还不信!”

金家父子齐齐翻白眼。对方究竟为什么费那个劲特意上门来揍你,你心里没个数吗?金家人也是至此明白了何为人不可貌相。

此为后话。

出了金府,二夫人终于忍不住说:“咱们这样能行吗?等金子远和他们说了具体过程,金家定然就知道是你动了手,会不会……”


元玉轻哼:“姓金的三天两头欺负白姐姐,他不就才挨一顿打吗,很委屈哦?就算要找麻烦,我就是个刚进京,不懂得什么规矩的平民,不小心做点有失分寸的事完全可以理解啊。”

这般好似耍赖一样的态度把二夫人都给逗笑了:“你这个小妮子,真是坏得很。”

元玉嘿嘿笑了两声:“您不喜欢我这样做吗?多解气啊。”

二夫人一脸认同,确实很解气。她现在只后悔之前光顾着愣神,没趁着金子远被元玉打蒙的时候凑上去踹上两脚。

至于坐在一旁从头到尾作为陪同者的孙氏,此时也用一种全新的目光看着元玉,仿佛才真正意识到这位不久后要进门的弟妹是个什么样的人。


(点击下方免费阅读)

第二本:《绝色医后:孩子他爹是黑户》作者:云锦张

简介:21世纪医术超群的司瑶,一朝穿越成农女,亲娘怯弱,与弟弟两人自小受人欺负,未婚夫与继父串通联合陷害,致使她失掉清白被千夫所指?司瑶挥挥手,表示欺负她的,一定让它有来无回!

入坑指南:

旁边的甲六见状,却也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盯着摇曳的火光,像是在思索什么事情似的。

两人之间古怪的氛围很快便吸引了司瑶的注意力,她疑惑道:“你们两个人怎么了?脸色为何如此难看?”


“……没什么。”穆尔错开了视线,似乎是在隐忍着什么:“大长老很快就会找到入口。你们可以先休息一下。说是祭坛,其实就是一个地宫,之后还有的走呢。”

司瑶点了点头,刚想要问一问甲六感觉如何了,却看到她一言不发的站了起来,朝着不远处高大的风蚀岩走了过去。

只见她三两下的,便借由岩石上粗糙的地方怕了上去,背对着他们,独自一人坐在了上面。

唉?这两个人究竟怎么了?在丹泊殿里的时候,不还是好好的么?注意到了其他人诧异的目光,穆尔却只是抬头看着甲六的背影,什么话都没有说。这却让司瑶心里更加奇怪了。


过了没多久,圣玛教的大长老便拿着罗盘,将秋朗商团中较为健硕的几个人给喊了过去。“怎么了?”司瑶抬眼看了看那几个人。旁边的穆尔低声道:“应当是找到祭坛的入口了,需要找人去将门给撬开。”司瑶微微一怔,心道:竟然是要撬门而入吗?

还没等她想出一个所以然来,便瞧见大长老收起罗盘,朝着他们平静地走了过来。

穆尔看了眼大长老,神色淡淡:“已经找到入口了?”

大长老点了点头,疲惫的坐在了篝火旁边的空地上,接过别人递来的水囊灌了几口冷水。


“圣子大人,我应当知道,当年的莎莉是如何进入祭坛之中的了。”在众人目光的注视之下,大长老缓缓的说到:“祭坛上一次出现之后,因为大漠地貌的变化,祭坛大门没有正常被关上,反倒是露出了一个巨大的缺口。”

(点击下方免费阅读)

第三本:《娇娇女被皇叔宠翻了》作者:吉小喆


简介:穿越重生:《娇娇女被皇叔宠翻了》摄政王好男色?娶她只为解毒?上一世,父亲兄长为了让她进宫,拼的战死疆场,而她却在夫君登基当天,被赐下毒酒,一家人齐齐落难。重生归来,庞娇娇脚踢渣男,踩踏贱女维护哥哥,教育老爹势必要走上人生巅峰……

入坑指南:

庞娇娇被吓到了,虽然没有百姓,对面可是她两个哥哥。

但墨如夜动作麻利,人已经到了马车下面,随即庞娇娇被抱起放到马车下面。庞娇娇一阵脸红心跳,倒不全是为被墨如夜抱下马车,实在是担心回去了没有好事等她。

庞娇娇看向庞锦龙和庞云龙,朝着他们走去:“大哥,二哥。”


“上来吧。”

庞锦龙难得的好脾气,把手给了庞娇娇,庞娇娇上了马,就在庞锦龙的身前坐着。

庞家兄弟看了一眼墨如夜才趁夜离开。庞娇娇满心不安的回了丞相府,下了马回头看两位哥哥。

“大哥二哥。”“进去吧,爹已经在家了。”

庞锦龙觉得这件事,都是墨如夜做出来的,明着把人送回来,背地里又把人带走了。

要不是府里来人告诉他们,他们还蒙在鼓里。

“大哥,我是担心皇上安慰,才进宫给皇上送药的。”庞娇娇想解释,免得误会。

“先进去。”


兄弟把马交给下人,跟着去了庞丞相的书房。此时的庞丞相早就等的焦急了,正在书房里走来走去。“父亲,我回来了。”书房的门没有关,庞丞相一直等女儿回来,是书房的门不关可以看到。听到女儿叫他,庞丞相转身看向庞娇娇,确定人好好的,悬着的心才放下。

“娇娇,你没事吧,进宫有没有人欺负你?”

庞丞相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他进宫也没见到皇上,而是奉命去了偏殿,而两个儿子,已经诸位大臣也都在那边等候。

就连陈赫昆那个混账都在那里等。

直到摄政王过去,他们才知道皇上已经醒了,命他们先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