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ye/博世/大陆智驾份额「持续下滑」,本土供应商「起势」

2022-06-18 08:33
分享

中国汽车智能化赛道正在成为全球主战场。

作为本地化战略的一部分,去年博世在中国的投资平台(博原资本)正式成立,首期中国成长基金规模为10亿人民币,重点布局汽车与出行服务等科技创新领域。此后,博原资本陆续投资黑芝麻智能(汽车芯片)、几何伙伴(智能驾驶),同时,博世还在近期直接战略投资了自动驾驶公司文远知行。


大陆集团则于去年9月与地平线联合成立合资公司,共同开发面向中国本土以及全球整车厂商的高级辅助驾驶和自动驾驶软硬件整体解决方案。本周,该公司宣布战略投资智能驾驶公司魔视智能(MOTOVIS),共同研发和推广适合中国道路场景、优化成本的智能出行解决方案。

另一家汽车零部件巨头采埃孚,在去年6月宣布与天瞳威视(CalmCar)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将共同开发高性价比的自动泊车(APA)与自动代客泊车(AVP)系统,计划于2022年在中国整车制造商的车型上实现量产。


同时,在今年3月,采埃孚宣布参股韩国智能驾驶软件公司StradVision,双方合作拓展自动驾驶感知和传感器融合方面的能力。此前,后者的SVNet感知软件模块已经通过TTE在长安汽车实现前装量产。

按照2021年度营收计算,博世、大陆集团、采埃孚分别排名全球汽车零部件供应商榜单的第1、3、7位,三家公司合计汽车业务板块年营收超过1000亿欧元,其中来自中国市场贡献均超过了20%。


而在面临全球汽车智能化变革尤其是中国市场成为「桥头堡」的背景下,传统外资汽车零部件巨头正处于中国市场第一阶段智能化市场红利的尾声,并进入一个全新的市场周期,这个阶段最大的特点就是中国本土供应商的快速崛起。

外资供应商份额持续下滑

2009年,Mobileye首次在中国市场推广后装ADAS产品,当时在国内终端渠道的售价超过1.5万元。2012年Mobileye正式进入中国,在上海设立大中华区总部,隶属于Mobileye以色列总部。


2016年开始,上汽乘用车首次在荣威RX5车型搭载Mobileye的EyeQ3方案,成为后者在中国自主品牌乘用车前装的首次亮相。在此之前,Mobileye已经在海外车企(其中,特斯拉是一个标志性案例)以及中国市场部分合资品牌乘用车实现规模化前装搭载。

到了2017年底,随着中国新势力蔚来汽车正式对外宣布首款纯电动车ES8上市,也成为中国自主品牌首个全球首发搭载Mobileye EyeQ4的车型。此后,Mobileye无论是在全球市场还是中国市场,都进入了一个快速增长的周期。


几乎在同一时间前后,一大批中国本土智能驾驶初创公司开始入场,「对标Mobileye」也成了当时几乎所有公司创始人对外分享的口头禅。Mobileye软硬件绑定(开放度差)、成本居高不下以及无法满足中国道路场景需求的诸多问题,成为这些初创公司看到未来机会的切入点。

但,在当时的行业背景下,进入前装量产市场,并非易事。初创公司需要的不仅仅是时间,还需要完善的测试验证以及客户信任度(尤其是量产案例)的建立。而彼时能和Mobileye对标PK的,只有博世、大陆集团、Veoneer、电装等少数几家外资供应商,采埃孚、安波福等数家Tier1则是Mobileye的合作伙伴。


高工智能汽车研究院监测数据显示,从2018年开始,Mobileye在中国乘用车前装市场的交付量持续上升,从六七十万辆规模快速增加至2021年的259.82万辆。而在市占率方面,Mobileye则从2018年的39.37%小幅下滑至2021年的37.12%。

但这并非个案。

数据显示,从2018年至今,博世、大陆集团两家非Mobileye系ADAS供应商的中国市场份额也开始出现下滑。其中,博世从2018年的29.55%下滑至2021年的23.05%,大陆集团则从13.87%下滑至10.78%。


这背后的行业变化,尤其是供应链、整车电子架构和技术开发模式(更加倚重软件能力)的变革是主要因素。尤其是域控制器的快速上车,软硬解耦(还包括硬硬解耦,比如,传感器与域控制器不再是类似以往ECU那样的绑定模式)、中国自主品牌自研能力的提升以及中国本土供应商的能力完善。

以智能驾驶域控制器为例,小鹏汽车+英伟达+德赛西威的组合,在2020年推动了全球首款基于英伟达Xavier自动驾驶域控制器产品(IPU03)的正式量产搭载小鹏P7。这意味着,在全新整车电子架构时代,中国本土供应商首次成为领跑者。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博世中国团队主导研发的高阶智能驾驶3.0平台预计要到2023年量产。而Mobileye的EyeQ5域控制器平台才刚刚在去年底实现在吉利旗下极氪车型的国内首发前装量产。

此外,博世等外资供应商也在过去一年多时间深受芯片等原材料供应紧缺、涨价等一系列危机,并且要实现全球供货的平衡压力巨大。相比而言,还处于ADAS(行车)前装量产导入期的中国本土供应商,反而获得切入机会。


以极目智能为例,从ADAS供货60%主流卡车主机厂及80%主流客车主机厂的商用车赛道快速切入乘用车市场,截止2021年底,该公司已经实现4家乘用车L2项目定点/量产,其中包含国内一线自主品牌乘用车企。

此外,为了满足主机厂的不同需求,极目智能S3单视觉L2方案有国际化和国产化(基于华为昇腾AI方案)两种选择,其中国产化方案的核心零部件均来自国产供应商。面向L2+高阶智能驾驶,打造了JMX6 L2+域控制器方案,采用12V/5R/12USS传感器,性能指标对标国际主流产品,可实现行泊一体。

而过去一轮汽车供应链危机,也让整个智能化赛道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